账号:
密码:
PO18完本 > 综合其它 > 魂牵百怨 > 第五章 德高毁来
  今日东城特调组的气氛实在诡异,明明外头是那样明媚动人,怎么在这办公室里却感受到阴气环绕呢?连带着自家组长的脸色也是可怕得吓人。
  眼瞧着坐在办公室里的那个女人,眼眸里的冷气实在逼人,手上的笔转个没停,紧盯着桌上的文件,不知在深思着什么。
  挡在门外的几人看见组长那一脸的深沉,没有一个敢敲门打扰,深怕就这么扫到颱风尾,他们可没这个命去接下组长的熊熊烈火。
  此时他们身后站着一个相貌堂堂,面上不苟言笑的男子,似乎只要站在那处,便可感受到其冷峻不可褻瀆的威压,他目光掠过那群紧盯着自己的视线,直视着眼前的那扇门。
  特调组的大家只觉得这个男人似乎比他们家的那位组长还要盛气凌人,难以接近。
  他顶着眾人不可置信的眼神,敲响紧闭着的办公室大门。所有特调组的成员皆是睁大双眸,心里不约而同地都在替这个人祈祷。
  这个人恐怕要倒大楣了。谁都知道现在里面的那个女人已经烦躁的恨不得找人出气,结果眼前这个人还上赶着找罪受,这不是疯了吧?
  咦?等等,这个人是谁?
  眾人见其走进办公室才想起来,似乎都没见过这个人啊!
  是组长的熟人?可是徐欣妤领特调组这么多年以来,似乎只见过一个自称是她大哥的男人来送午餐,何时见过这么一个男人了?
  她只抬眸瞧那么一眼,随即便什么都没说,又往空白一片的文件上盯着。她之前听自己大哥提过,会有人来特调组帮她的忙,想来就是方才进来的这个人了吧?
  他见徐欣妤没理他,并不气恼,只是眼神瞥了一眼,随后自己坐在沙发上静等,他等得起,不差这一时半刻。
  寂静得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般,可是在办公室的两个人却不觉得尷尬似的,两人皆是各忙各的事,丝毫不管对方都在做什么。
  但在外头的几人都不淡定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什么时候在自家组长身上瞧见过?那是前所未闻之事好吗?
  他们不禁开始讨论起徐欣妤的八卦,全然忘记方才他们是多么的惧怕徐欣妤那张彷彿要吃人的脸色。
  「你们怎么都站在这里?」忽然有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唤回他们的热烈讨论,纷纷转身看去,唯见一个面带疑惑的男人手提着袋子,「你们徐组长在里面吗?」
  「在、在的,徐老师,你要不再等一会儿?刚刚有一个男的进去找组长,到现在都还没出来。」其中一人脸色别说多难看了,可以说是毫无血色。
  他们万然没有想到自家组长的大哥会过来啊!万一让徐大哥知道两个人独处一室,不知道这间办公室会不会秒变修罗场?
  徐昇凌只是怔愣一瞬,随即却面色如常,像是恍然大悟一般,依旧笑容满面,如沐春风。
  想来是张思泉已经在里面了。只不过听这些站在门口的人那意思,似乎已经是来一阵了,怎么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呢?
  就好像是……如临大敌?
  他困惑地推门而入,徐欣妤说过只要没有太大的事,他都可以随时进去,不用敲门的。他挑眉看着两个人。
  嗯,定然是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妹妹先不理张思泉的。他忌惮外头那群人,也没有明说,只是将一直提在手上的提袋放在桌上,让徐欣妤过来吃午餐。
  自从徐欣妤开始工作,甚至是接手特调组起,他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自己或徐欣妤中午没有其他安排的话,都会花半个小时的时间跟徐欣妤一起用餐。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徐欣妤一旦工作起来,那是连吃饭都顾不上。曾经还因为用餐时间不固定,结果导致胃出问题而送医,那时还使得特调组的人吓得不轻,连忙打电话通知他到医院。
  徐欣妤见自己大哥都来了,不好继续无视张思泉,目光闪躲徐昇凌,「那什么,您也用些?」
  张思泉看了一眼徐昇凌的脸色,遂而摇头。他眼神带笑,可面上依旧是不苟言笑的拘谨,「徐组长,我今日来只是报到而已,明天就会正式加入特调组,只是刚才您在忙,我不好打扰罢了,您继续忙,我就先告辞了。」
  还不等张思泉有什么动作,徐昇凌便笑着唤住对方,「张先生坐下来一起吃些吧。」
  他面有尷尬,还是听徐昇凌的坐在他身旁,他今日也确实是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只是前来报到,其他的并没有想要管的意思。
  可是徐昇凌都这么说了,他好像不能不从?
  虽然两人彼此为好友,可是到底他和徐昇凌在地府里的身分就摆在那,谁敢不从勾魂使?他又不是有病。
  不过仔细一想,地府里的那群人,只要不是许敬源那掛的,应该都没有不从的。
  眾人只是不服勾魂使的出身,可从未说过不服其功绩,哪怕这个人有功高震主之嫌,那也是勾魂使有本事让君上不忌惮其功啊!
  徐昇凌却是没有其他表示,他来时便是有想过张思泉今日会来特调组找徐欣妤报到,有备了他的吃食,想着若人在就介绍着认识,若不在,也不必费这个力气。
  不过此时张思泉这才察觉到不对,徐昇凌怎么还有两副面孔呢?
  他诧异地看着徐昇凌,这个人对待他们这些地府之人那都是面无表情,连带着语调都透着冰凉,但对徐欣妤……不,应该说,他对阳间的眾生都是彬彬有礼,且如沐春风,犹如生前。
  不过细想下来也怪不得徐昇凌,地府那些牛鬼蛇神若不用非常手段去对付他们,恐怕都要爬到他这个勾魂使头上去,且定要扒了他一层皮。
  他强掩眼中的惊骇与了然,伸手接过徐昇凌递过来的吃食,他看着手上的东西,实在百感交集。
  徐昇凌见他怔愣,垂下眼眸不知思索着什么,随后便把话题落到他身上,对着徐欣妤说道:「欣妤,他是张思泉,原是西城勾魂官,现在是东城的勾魂官之首,我让他过来帮你,以后我就不出面了。」
  「我知道了。」徐欣妤默然点头。忽然之间就觉得手里的麵包就不香了。
  其实她还是希望徐昇凌可以继续帮她的。
  只是她也知道,徐昇凌一直是个不愿插手太多间事的,这几次三番都只是因为恰好牵扯了地府亡魂,不得已而为之。
  她目光充满哀怨,却不得不接受现实。
  正当几人陷入沉寂时,办公室的门被用力推开,推门之人一脸的焦急,见三个人都齐齐扭头看向自己时,他紧张地吞嚥一下口水,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恍然之间已经看见自家组长火冒三丈的模样,何况这件事还牵扯进组长的大哥。
  徐昇凌和张思泉自然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还面露困惑之色。这人火急火燎的到底想做什么?
  他面有尷尬,但自己都这样风风火火的闯进办公室了,自己再不开口好像不是很合适,只得哆哆嗦嗦地看向徐昇凌,「组长,东大又有案子了,这次案发现场是、是在……」
  「在哪?说话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徐欣妤实在忍不下去,蹙起眉梢,便是厉声喝道,她从前怎么就没发觉这个人是如此囉嗦?
  「报告组长,案发现场是在徐老师的办公室!」他听到徐欣妤已然动怒的声调,赶紧回答,顺势闭上双眸,就像是已经做好受死的准备一样。
  不过,这次嫌疑人那么明确就指向徐昇凌,他们接到报案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根本不敢置信。
  这般温文尔雅的教授,真的会做出杀人越货的事吗?
  平时的接触来说,这样的人真的不像是会干出这样的事,还可以面无异色的出现在特调组啊!
  「普通杀人案交给刑事组调查就好,何必报到我们特调组?」徐欣妤看了眼徐昇凌和张思泉的眼色,不像是刚知道,但却也不像是一早就清楚的神情,竟一时之间拿不了主意。
  不过,这件事怎么还牵扯进自己大哥了?
  她原本蹙紧的眉毛又深了几许,想徐昇凌任教东城大学也不少年了,怎么偏偏是近几日频频出事呢?
  一般会报到特调组的案件,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结案的,毕竟还牵扯灵异,当科学与玄学的碰撞,向来不是一言两语就可以说得清楚的。
  当初自己接手特调组的时候,前辈和学长姐都说这不是简单的工作,特别容易得罪那些不该得罪的「人」。
  徐昇凌并非人类,所以会牵扯亡灵之事,她其实并不怎么意外,只是在徐昇凌办公室死去的人怎么会扯到灵异之事呢?
  她大哥什么时候又跟人类会有那么复杂的纠葛?想想就觉得不对劲。
  太多的谜团一个接着一个跑出来,她都可以想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会是多么的哀怨和壮烈了。
  一案未结,一案又起,而且这个案子又是直指徐昇凌这个不能表明身分的勾魂使,简直是在挑战他们特调组的办案能力。
  「应硕,这怎么回事?」张思泉压低声音,他自然相信身为勾魂使的徐昇凌断然不会贸然伤害阳间凡人,可是人确实是躺在徐昇凌的办公室里,这无论如何都是有问题的。
  身为当事人的徐昇凌表情却是没有任何起伏,彷彿出事的地点不是自己的办公室一般,淡定的不像话。
  他泰然自若地摇头:「我怎么知道。我今天早上没课,压根没进学校。」
  徐昇凌说话也没避着特调组的其他人,此话一出,所有人瞬间都明白这是有人恶意栽赃。
  她视线落在徐昇凌身上,她只觉得徐昇凌真的太过镇定了,镇定到有些诡异,若是刑事组的人瞧见,定然要给他安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
  但是,徐昇凌又是什么人?他可是人人避之而不及的地府勾魂使大人,什么样的人情世故和死状他没见过?
  这世态冷暖从他存在到死后再到现在,所见所闻不知凡几,再如何波涛汹涌,在他面前犹如止水也是正常。
  她暗自叹气,以后这东城大学的案子她是一件都不想再碰了。
  上个月底才出了林依这个案子,虽然已经抓到兇手,可是其中还牵扯了地府庶事,这让她要如何结案?
  本来还一个头两个大,已经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写结案的报告,结果现在告诉她东大又出事了,要不是碍于那么多人在办公室里,她实在是很想对天咆哮自己现在的不满。
  待特调组的眾人与徐昇凌、张思泉到现场时,便已经人满为患,围得水泄不通,连他们想挤进中心都显得困难。
  「这是徐老师的办公室吧?怎么死人了?」
  「还能是怎么样,看这个样子定然是什么杀人案了,嘖嘖,看似那么文质彬彬的人,如今看来道貌岸然啊!」有人这般意有所指道。
  「今日我没进学校,连打卡都没有,这位同学,说话要有证据的。」徐昇凌冷下脸,目光充满凌厉之色,与往常那和蔼可亲的样子相差甚异。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学校这般严肃对待学生。
  说话这般不经大脑,到底是怎么考上这所学校的?东城大学好歹也是第一志愿,怎么教出来的学生可以如此蠢笨?
  他说完,便不再理会那名陌生的学生铁青的脸色,跟着特调组走到紧闭的办公室门口,就见校长满是焦虑之色地东张西望。
  「校长。」徐昇凌只是轻声唤了一声,目光落在那个身材高瘦,长相斯文的校长脸上。
  校长瞧见徐昇凌,想哭的心都有了。
  自己学校里的优秀教师频频出事,他这颗心就算再怎么强大,也经不起三番两次的折腾啊!
  上个月出的命案在学校,他不仅被教育部叫去开会,更甚至是收到消防局的罚单,结果自己那个检讨报告都还没写完呢,这下子就又出事,现在他这个校长还要不要继续做了?
  他一想到上次开会到一半,所有的教师手机疯狂地响,只有徐昇凌一人还是如此淡定,他就十分不解了,后来才知是徐昇凌从未有过带手机的习惯。
  这也就算了,后续更得知,那些老师手机之所以会响,是不少学生都在中庭瞧见不乾净的东西。
  前者倒也没什么,可是后面影响就大了。
  死的是学生,兇手也是学生,目击者更是学生,后续的处理,稍有不慎,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这不是他这个校长乐见的。
  他叹了口气,拍拍徐昇凌的肩,语重心长地道:「徐老师啊!不是我不信你啊,只是这个事情影响太大,你多担待一些,在警官们还你清白前,先休息一阵子吧,至于你现在手上的课,让你们系上的老师们多费些心,帮忙带一下你的课。」
  徐昇凌只是皱着眉心,却是没有多言,算是默认了校长的决定。
  不然他还能怎么办?
  现在自己的办公室都变成兇案现场,连带着自己都成为嫌疑人,这样他要怎么以身作则教导学生?
  校长跟徐欣妤确认自己可以离开后,便踏着沉重的步伐走向远方。明明才五旬有七的年纪,那背影却是显得佝僂。
  徐欣妤见一校之长都走了,正想要打开徐昇凌的办公室的门,却被徐昇凌和张思泉一人一边伸手挡住。
  就见徐昇凌瞇起双眸,似乎是顾及身后一群学生般,压低声音道:「让身后那群学生离开,我不想让那群孩子瞧见不乾净的。」
  他和张思泉对视一眼,皆是在彼此眼中看见相同的讯息,二人才双双放下悬着的心。
  他的目光紧盯着那扇门,不知思索着什么,脸色竟在一瞬间便更冷几分,在除了张思泉外的所有人诧异神情中,徐昇凌便将一张符纸点燃,口中喃喃自语一串旁人听不懂的语言。
  他眼眸中的冷色,直窜眾人心扉。现在的徐昇凌给眾人的感觉,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惧意。
  已经不是他们时常打趣说的「不可褻玩」之态。
  徐昇凌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随身携带着符纸,该不会是隐藏在社会里的玄学大师吧?
  随着符纸的燃尽,徐昇凌才退一步,轻言:「你们进去吧,作为嫌疑人我应该是不能进去的吧?」
  徐欣妤点头,眼看着徐昇凌只是斜倚墙面,直视着天花板,神色肃然,她才进去办公室。
  张思泉现在作为特调组的新进成员,自然也是要进去的。他们一开那道门的锁,随即面有难色,不禁掩住口鼻。
  这屋里的血腥味直窜鼻尖。
  徐欣妤一看见地上的尸体,不由自主地跑了出来,大口的喘着粗气,眼里皆是透出恐惧,刚才自己大哥燃符纸时的神情没把自己吓个半死,这下倒是快不行了。
  张思泉也跟着走出来,面色并不比徐欣妤好。徐昇凌见连张思泉都是这个模样,不禁有些好奇,正要走进去查看时,却被徐欣妤一把抓住了手腕。
  「大、大哥,你别进去了。我跟你说。」徐欣妤惨白着脸色,她哆哆嗦嗦地说着:「办公室十分杂乱,瓷器碎片满地。有个女人躺在你的办公桌跟沙发之间,她的头上满是鲜血,甚至流淌一片了。衣服的破痕跟她身上的伤痕相符,初步判断是刀伤所致,但详细的还得等法医相验以后才能确认。」
  她目光投向张思泉,以眼神请求张思泉接着往下说。张思泉不负她所愿,接着徐欣妤的话道:「吴楠馨,东城人士,年三十有六,虽然可知其伤是什么所致,但不知死因。正如大人您所猜想的那样,此人怕是又与地府之事牵扯,尤其是门口的结界与此人身上的伤。」
  吴楠馨?
  这个人他彷彿有听过,只是毫无印象。
  瞧徐昇凌的神情,好不容易缓过神的徐欣妤才面有惑色。又听徐昇凌好似确定却又犹疑的语调:「如果我没记错,吴楠馨应该是社会系的副教授,但其他的……我跟她不熟,无法确定。」
  才刚言毕,徐昇凌与张思泉竟是齐齐抬头看向天花板,这把徐欣妤吓了一跳,她也跟着两人的目光看去,却是什么也没发现。
  咦?这两个人到底在看什么?
  方才徐昇凌站在屋外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现在又是如此,是天花板上有什么密不可闻的东西存在?
  虽然她知道依着徐昇凌和张思泉的身分自然容易察觉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可是她也是真的架不住这两个人轮番的惊吓啊!
  徐昇凌和张思泉对视一眼,都尽显诧异之色。
  那位都亲自来阳间一趟了,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对劲。一般来说,像他这样的人物,定然是不可能亲自来找他们这些勾魂官,就连可与地府至尊平起平坐的勾魂使都不可能请动他亲自过来阳间。
  「徐组长,有事想跟您汇报,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就见一名年过五十的男人站到徐欣妤身后,若有似无地往徐昇凌的方向看去,并不断上下打量。
  像是注意到那个男人的目光,徐昇凌垂眸思索片刻,便轻声道:「我去天台一趟,你或特调组的警官有事找我去那。」
  走前他还不忘瞥了一眼张思泉,让他把楼下的是非弄清楚,他从未想过他待在阳间多年,有一日竟会牵扯到命案里头去。
  那个眼神张思泉见了不禁打起冷颤,他怎么觉得等徐昇凌知道始作俑者是谁后,定然要掀起腥风血雨呢?
  应该不至于吧?
  不,似乎更难说了。
  虽然从前在地府的时候像这样的恶意栽赃陷害之事层出不穷,但都未见徐昇凌起过今日的杀意,何况,这么多年以来谁见过勾魂使的影子?
  怎么就可以断定勾魂使的性子还如百年前那样?
  果然,惹谁都行,就是不能惹了勾魂使。
  他叹了口气,转身走向徐昇凌的办公室。张思泉现在只觉得他快要像徐欣妤那样哀怨了。
  徐昇凌的办公室的确太过凌乱,根本无处下脚不说,还难以蒐证,见那些特调组的成员分散在各处,却是无从下手就可以知道了。
  张思泉低下头寻了许久,目光落在一个是黄色外壳的文件夹上,他将东西拿起,竟是眼前一亮。
  他只是随意翻开来看罢了,却没想到在这其中看到一个关键的名字——吴楠馨。他又仔细观看文件夹里的资料。
  似乎是个名单?
  他又低不可闻地叹息,明知徐昇凌是无辜的,在这里怎么翻找不过都是徒劳的,更是浪费时间。
  他拿着那个文件夹走了出去:「徐组长,既然你我都清楚徐老师乃为无辜,不如从别处下手,例如……吴楠馨。」
  徐欣妤只是看了他一眼,眼神却是落到他手上的那个资料夹,她伸手:「那是什么?」
  见张思泉「啊」了一声,但没有动作,她才又指着那个资料夹。
  「嗯,是一个名单,不过我不知道是什么,打算问问徐老师。」他看还有外人在,没敢称徐昇凌一声大人或应硕。
  她唯有頷首,再次伸手拿走资料夹,随意瞥了几眼里面的文件,「既然你是我哥的朋友,我便唤你一声张大哥没意见吧?就算有意见,也等事情结束后再说,你先跟我一起去社会系的系办一趟。」
  这说一不二的语调,简直跟徐昇凌学了十足十的像啊!
  张思泉一边点头,一边跟着徐欣妤的脚步走,似乎忘了天台还有一个问题还没解决,正在等着他。
  才刚走到系办门口,徐欣妤便听见激烈的争吵声,不禁蹙紧眉头。两人悄然走近,但两人越听越觉得不对,怎么听起来似乎是要打起来了?
  他们再也没有听墙角的兴致,连忙出来将两人拉开。徐欣妤严肃了神情,自己只是来查案的,怎么的又要劝架了。
  「干什么呢?这是在学校!」徐欣妤对两人吼道,最后强压自己的怒气,目光在两人身上徘徊:「在这里可以做主的是谁?」
  这学校怎么一个个都不让人放下心啊!还是第一学府呢,可别丢这个人了吧。学生闹出这么大的事,还不够全体教师检讨的啊?现在连做老师的都要给外人看笑话?
  她终于知道之前为什么看徐昇凌会这样累了,一个个教育都不知道都学到哪里去,老师没有老师的样,学生更没有学生的样,那徐昇凌无论怎么有教无类都是徒劳的。
  要名利,不要教育;要顶尖,不要人品。这就是东城大学该有的校风?她算是见识到了。
  可她到底不是学校里的人,没有资格去评价学校这荒唐的行事作风。她又重复一次,只是这次,她的面色再沉几分,更加冷峻:「到底,谁是这里可以做主的?」
  「是、是我。我是社会系的系秘孔芸梅,不知道这位女士有什么指教?」那女人怯生生地开口,她被徐欣妤的气势吓得不敢再像刚刚那样盛气凌人。
  她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好惹。
  徐欣妤闻言,只是瞪向跟女人争执的那个男人。
  这个男的该说他蠢还是笨呢?还待在这儿做甚?
  还是张思泉发觉徐欣妤的面色不善,赶紧将人赶了出去,这才避免了警民之间的衝突。
  她见人出去了,这才缓过声调,将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这个女人身上。
  上下打量片刻道:「嗐,也不敢说是指教。我是东城特调组的,敝姓徐,是这样,我想请问一下吴楠馨这个人。您可有了解?」
  孔芸梅想了一下,随后却是语气充满不屑,可见对其人是十分得不客气,她掩嘴笑之,「呦!徐警官啊!不是我要说自己同事的间话,吴老师啊,那可是品行不端的人物。」
  她不置可否,未知全貌给被害人下定义那是受害者有罪论了,但她也好奇起孔芸梅眼中的吴楠馨到底是怎么样的。
  徐欣妤只是故作惊讶,压低声音深怕有人听见似的,「哦,是吗?孔姐姐,你可不可以细说啊?不瞒你说,我大哥也是东大的教授,我也多少有耳闻这位老师,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她说的话半真半假间唬住了孔芸梅,见对方已经起兴致,孔芸梅也是不再避讳着徐欣妤,目光左看右瞧一番后才又继续开口:「唉呦,徐小姐你也早说你是自家人嘛!是这样啊,吴楠馨这个人别看她是个副教授,实际上她那个升等考核都是因为上面有人,这才官官相护得来的,不然依她在学校的能力和资歷断然不可能在副教授的职位,不过后面这个也是我听说来的,听说她是靠着自己的那点子身材才有的现在这个工作。」
  妥妥的关係户啊!
  徐欣妤心想。这学术界的事她还真不懂半分,估摸着等会儿还得去问徐昇凌。
  说起八卦,彻底燃起孔芸梅的热情,她又继续开口,「她跟我们系上的每个男教授都有曖昧关係,不过最有接触的林怀宗这位教授了,至于外系的……听别人说起,似乎是对中文系的一个教授起了兴趣,正在想尽办法接触。你如果有需要找我们系上的林怀宗教授的话,他今天刚好也在学校。」
  说着,便找出社会系所有教职人员的办公室名册给徐欣妤看。
  不得不说,孔芸梅的八卦水准是真的强,他们这些警调单位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滔滔不绝,肯配合警方的人了。
  徐欣妤将那个孔芸梅与她提起的教授办公室号码记在手机里后,便随意又聊了几句,才找藉口离开。
  她其实很相信,再这么聊下去,孔芸梅定要跟她聊到天南地北,这根本没完没了。
  她走出来却没看见张思泉的人影,只觉得奇怪,但并不是很在意。
  反正张思泉跟徐昇凌一样,不能太过要求与查探他们的行为举止。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探探林怀宗的说法。
  经过长廊,见到与人文学院截然不同的氛围。人文学院走到哪都是祥和安寧,有一种岁月静好之感,但在社会学院更可以感受到更加理性的学术探究。
  徐欣妤只叹自己是一个学术界的垃圾,当初写个毕业论文都快写到往生,还是徐昇凌在忙着学士班学生的毕业论文时,顺带着帮她一步步从研究题目开始釐清思路才能完成、顺利毕业。
  她目光落在眼前的办公室,却无端的觉得难以喘气,彷彿有种压迫感从头顶强行降下。
  她的头顿时感受到疼痛与晕眩,彷彿眼前的路都变得蜿蜒崎嶇,似乎连路都走不稳。
  自己这是发烧了?
  不对啊,自己一直就不是那种一病就特别严重的类型,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靠在墙边蹲下身体,意图让自己能清醒一点。但不蹲还好,一蹲下视线更加模糊。
  在她意识越来越消退之前,却是看到两个陌生的身影站在她身前,口中却是一开一合地对着她高谈阔论。
  看着躺在病床上还昏迷的女人,两个大男人的心终究还是悬着。他们是万然没有想到在东大里还可以出事。
  一想到方才,他们不禁皱起眉心。
  「徐大人、张大人,您二位可有听到老夫说的?」见连地府这说一不二的大人物都心不在焉,他无奈叹道:「老夫也是无可奈何才来找大人的,君上都动怒好几日了,也不见张大人说您的下落。」
  「沉长老,您也别忧心,许长老之事本官心中有数。」徐昇凌满脑心思都在楼下的案件,好不容易回过神听清对方说了什么,回道。
  他此番回去地府定然也不会放过许敬源了。三天两头这番闹腾下去,别说君上受不住,连他这个在阳间的人也遭不住。
  说罢,还未等那被称为沉长老的沉之驍作何反应,徐昇凌颈间的项鍊却是红光大发,就见徐昇凌与张思泉二人齐齐皱起眉心。
  这项鍊向来只有对勾魂使和他们这些勾魂官的官令才会起共鸣,而徐昇凌的官令从林依案起便一直放在徐欣妤身上未曾拿回。
  此番刺激项鍊共鸣,定然是徐欣妤出事了。
  见此情景,沉之驍也知事情并不轻,连忙告退,免得耽误勾魂使的要事。何况,谁都知道,这项鍊一亮,那定然不是小事。
  徐昇凌靠着项鍊所带来的共鸣,找到徐欣妤的位置,就见她昏迷倚靠在墙边,竟然身上也有着伤痕。
  两人靠近才发现,这伤痕跟吴楠馨身上的伤痕亦有出入。伤口痕跡又长又深,且里头的肉都被翻了出来,可谓是血肉模糊,但让徐昇凌起了杀心的,这个伤痕竟是隐隐冒着紫黑色的烟。
  那是常人无法见之之物——妒怨鞭所致。
  徐欣妤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答案只有等她醒来才能知晓。
  他们将人送到医院后,却是什么头绪也没有。
  徐昇凌俯身看着那个伤痕,久久未能回过神来。张思泉轻拍他的肩,他深知现在的徐昇凌倒不是想杀了那始作俑者,而是自责自己未能事先察觉不对之处,导致无辜的徐欣妤被捲进来。
  「应硕……」张思泉目光落在徐欣妤身上,叹了口气:「据我所知,地府这些法器是在万年前两王之乱而散落至阳间,你已经找到婪佞鍊,今日出现的妒怨鞭似乎是在许敬源手上。」
  「我知道,之前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有人类与其勾结。」徐昇凌声音显得平静,可是张思泉却是知道眼前这个人已经气得发狂。「很好,这百年间我不管地府之事,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敢动我的人,许敬源他真不想要命了。」
  闻言,张思泉赶紧拦住徐昇凌:「应硕你冷静一点,许敬源是君上舅父,不是那么容易便可动得了的。至少先还你在阳间的清白,许敬源的事日后再做打算。」
  徐昇凌却是没再反驳,他当然急于想要替自己平反,洗刷身上的嫌疑,但是现在毫无证据可以证明另有其人,他最终只得无奈叹息。
  「大、大哥。」她此时悠悠转醒,声音略带着沙哑。目光仍旧有些涣散,而无法集中,她见徐昇凌和张思泉都守在床边,有些迷茫。
  这里是……她随即看向四周,自己怎么会在医院?
  徐欣妤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几下,嘶……头还是好痛。
  她恍惚之间只记得自己走到林怀宗的办公室前便深觉不适,到最后似乎就没印象了。
  「欣妤,你还记得你昏过去前的事吗?」徐昇凌随即却是懊恼起自己的糊涂般,立即改口:「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过来好不好?」
  「大哥,我没事,晚点再请医生过来。我有话想跟你和张大哥说。」徐欣妤脸色惨白,语气特别篤定的说:「我看到林怀宗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一块,嘴里似乎还在说要藉着这件事除掉大哥。」
  闻言,张思泉顿时大惊失色。果然是许敬源与凡人勾结,想要暗害徐昇凌这个勾魂使,使其在阳间和地府彻底无法立足。
  但作为当事人的徐昇凌似乎更显得淡定许多,他只是泰然自若地说道:「没事,林怀宗身上的嫌疑你们特调组去查。思泉,你留意林怀宗手上有没有妒怨鞭,随时上报给我。至于那个人,我来处理就好。」
  他们看着自己的大哥、好友,这两人不禁对视。
  似乎这是暴风雨前的寧静。
  张思泉却是冷汗直流,他相信徐昇凌是真的会想要杀了许敬源,并且付诸行动,可是……
  许敬源到底是冥王舅父、梓玉夫人的兄长,怎么说都是皇亲国戚,纵然是在地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勾魂使真的有办法动得了许敬源吗?
  他想再劝,可是看眼前人不再提起方才话题,欲要转身就出病房,只得有眼力见的闭上嘴。
  「徐姑娘,你这兄长是真的起杀心了。」张思泉无奈:「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因为地府的人有如此心绪起伏。」
  「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觉得大哥这是被逼急了才有的反应。张大哥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徐欣妤说完,随即轻声说道:「能力出眾,那也是眼中钉、肉中刺。你下午看到的那份名单就是契因。」
  「名单?」虽然他能明白徐欣妤前面所说的,换作是他,确实会与徐昇凌做同样的事,自己都避开锋芒多年,非要纠缠不清,那就怪不得他要动手除了这个麻烦。可是后面的那个名单又是怎么回事?
  徐欣妤笑了一声:「自然是名和利囉。那个名单是排列东大全校优秀教师的名单,并不分任何系所,可是我大哥的名字一直是掛在榜首,而林怀宗排在第二,这次却是掉到第三名,第二名的宝座被吴楠馨给夺了去,你说,林怀宗会不会记恨上吴楠馨?」
  原本她觉得这应该还是情杀,但后来听见林怀宗和那个陌生男人谈论如何陷害徐昇凌的话后,她便往这方面去猜了。
  「可是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林怀宗杀的吴楠馨啊。」张思泉想了许久,从头到尾他们也只有查到这个人而已,其他跡证无从找起。
  「不,其实还是有证据可以定罪的。」徐欣妤却停住了话头,不再继续说下去,目光悠然,似乎不见对案子的焦虑。下一刻,她又笑得开怀,对着刚回来的徐昇凌道:「大哥,我想吃你做的饭了。」
  张思泉却是一头雾水。他好像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蠢笨,到底有什么证据可以定林怀宗的罪呢?
  但他挺认同徐欣妤说的那句话。
  能力出眾,定然成为眼中钉、肉中刺。
  从前徐昇凌不就如此而被毒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