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18完本 > 都市言情 > 萤烛【姐弟骨】 > 第二十八章游戏
  刚刚好。
  洛萤给弟弟发消息的时候,她弟弟恰好从淋浴间走出,一打开更衣室柜子就看见亮起的手机屏幕。
  三分钟后,他盘腿坐到他姐姐身旁,不着痕迹观察形势。除他跟姐姐外,一起玩的有四女二男,看起来都是热情开朗大学生,且擅长玩乐。
  那种外向社牛人士身上自带的游刃有余,对性格相对内倾的姐弟俩来说,如同几座名为压力山大的大山。
  可来都来了,硬着头皮也得上……至少也要坚持个十分钟吧。给对方面子,也给他们自己面子。
  跟洛萤打招呼那名女生叫李清玟,扑克牌在她手上唰唰排洗,变换多样,她身边的顾灵啧啧称赞:“专业啊玟玟。”
  “八个人玩什么好……”叫章彰的男生问。
  齐绛把饮料拿来,每人分一瓶,哥俩好坐到章彰身边。
  “三公?抽鬼牌?真心话大冒险?国王游戏?”陈蔚,也就是提到洛烛的女生,报菜名提议。
  “大家都不怎么熟,还是别玩太过分吧。”付如枫说,洛萤记得她是今天嘲讽李清玟想要弟弟妹妹的那位。
  陈蔚撇撇嘴:“游戏有什么过不过分的,惩罚时都有点分寸不就行了?”
  道理的确如此。
  关键是“分寸”,各人底线不同,能承受的压力也不同,对分寸的感知程度自然也不同,谁也不知道对自己来说不以为意的事,在他人看来会不会是冒犯。
  在场还有完全陌生的参与者,斟酌之下,不管其他人怎样哀嚎无聊,李清玟兀自选择取消惩罚玩法,如此一来,游戏的进行只能靠参与者的良心了。
  真心话不冒险。
  首先靠黑白配将玩家分为两组,大洗牌之后,将牌也分为两组,对照玩家组。每人从各方牌组中抽取一张牌,哪组抽牌的和大,哪组即为胜者。若是有一方抽到鬼牌,则默认该方胜利,若双方都抽到鬼牌,则持有大鬼牌一方胜利。
  胜组需要讨论出一个问题,输方每个人都要以真心实话回答。以问题回答完毕作为回合结束节点,每回合结束后,都需要重新进行玩家分组。
  第一回合,洛萤和洛烛分到同一组,一起的还有章彰和付如枫。
  11,5,2,13,他们的和为31。
  另一组也将牌面摆出来:13,8,4,12。
  “37,我们赢了!”顾灵最先算出,笑嘻嘻回头看向组员,“来来,什么问题好?”
  “第一个问题就简单点吧。”李清玟说。
  齐绛:“你们随意。”
  “那……”陈蔚摸摸下巴,拉着几个人迅速讨论一番,翘着嘴角随意抛出问题,“初吻还在吗?”
  “……”章彰一脸无语,“说好第一个简单点呢,你们故意折辱我是吧?”
  “也就是说,你的还在啊。”顾灵点点头,“嗯,也是,也对。”
  “你什么意思……”章彰抓狂。“撤回撤回!把你脸上的不屑收起来!”
  “好啦,其他人呢?每个人都要回答,不准装死。”
  洛萤抿了口饮料,面不改色开口:“不在。”
  几人古怪瞅了她一眼,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外表看起来和传统乖乖女没什么两样的女孩子,竟然没有看上去那么乖。虽然真正乖的孩子压根不会答应和陌生人一起玩的提议。
  不过早恋的风气本来也不弱,中学时期悄悄谈恋爱的多不胜数,这样一想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目光又转到其他人身上。
  “……”洛烛垂着睫毛飞快瞥了他姐姐一眼,也跟着平静开口,“不在。”灯光下,无人察觉到他发后染红的耳根。
  “弟弟你才多……”陈蔚扯扯嘴角,到底还是没说下去,只小声嘀咕,“现在的小孩……”
  现在的小孩……玩得可真花。好在她对洛烛,本也只是出于对好看男孩子的欣赏,只想多看几眼,没真有什么特殊心思,不然非得郁闷死。
  付如枫也回答得干脆:“还初吻,你问二吻三吻都不在了。”
  “也就是说这里只有章鱼弟还存着初吻啊?啧啧。”
  “不是吧你们……喂!咕咕收收你不屑的嘴脸!”
  笑闹了一阵,第二回合开始了。
  这次和洛萤一组的有李清玟,付如枫,以及顾灵,全是女孩子。她们抽到的牌分别是:12,11,3,11,总和也是37。
  “这么巧……嘿嘿,我就不信这么大的数字能输。”顾灵自信满满,“你们也开牌吧。”
  8,2,10,6……
  章彰又一次抓狂:“你们手怎么都那么臭啊?”
  陈蔚一个白眼丢过去:“这里最没资格说这话的就你了,看看你抽的2。”
  胜利方开始讨论问题,洛萤只在其他几人开口提议时附议点头,并没有开口,问题确立时,她下意识瞟向身侧洛烛,发现他似乎……一直在看她?
  四目相对,不约而同错开视线。两人紧挨着的大腿,似乎温度升高了,有点热。她欲盖弥彰又喝了口饮料。
  太甜了……不解渴。
  “简单的,真的简单,不骗你们!”顾灵作为发言人拍着胸口打包票,“说说你们最怕的东西,事情也行——简单吧。”
  “确实简单,姑奶奶,我最怕你。”章彰第一个开口。
  顾灵挑眉:“你最好是,齐绛呢?”
  “猫。”齐绛回答得很简洁。
  李清玟边洗牌边插嘴:“猫毛过敏的可怜人士,这辈子都体会不到撸猫的乐趣。”
  齐绛不置可否。
  轮到洛烛,他迟疑一瞬,犹豫道:“……被骗。”
  隔空体验到千夫所指的感受,洛萤心跳慢了半拍,扣在饮料上的手指猛地心虚抓紧。
  “不是吧,居然有人忍心骗你?”顾灵调侃道,“看你长得这么俊,我还以为只有你骗别人的份。”
  不是熟人,不好应答。
  “得了,别逗人小弟。”见洛烛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尴尬笑笑,章彰忙出口相助。“人长得好看怎么你了?你这是偏见!”
  “好好好,是我有偏见,我自罚一杯。”顾灵也意识到人家小孩子是不经逗的,顺着台阶喝了口饮料,将话题转移到最后一人身上——
  “那阿蔚呢?快快报上你的把柄!”
  陈蔚顿了顿,心不甘情不愿回答:“……我妈。”
  “啊?想不到啊……”
  “嗯……”付如枫配合点点头,“你妈确实挺可怕的,小时候去你家,你妈总逼我在门口把乘法口诀背一遍,背完才准我找你玩。”
  “哼,你也没来过几次吧。”
  “你妈这样谁敢去,我又不是爱口诀爱到不背会死的人。”
  牌洗好了,第三轮开始。
  洛萤这次和李清玟、章彰,以及齐绛一组,抽牌分别为3,11,10,1。
  对面的牌则是9,2,2,4。
  当即确认是自己这边赢了,章彰立即兴奋地搓搓手,得意洋洋:“终于轮到我了,咕咕你等着瞧吧!”
  对此,顾灵只是不屑地扬起下巴。
  讨论问题的环节,洛萤心不在焉地捧着饮料听,被李清玟问想法的时候才猛地回神,她眨着眼,表示自己没有想法。
  李清玟也只是见她游离在外,担心她是太拘谨不好意思参与,见她这样笑笑,转头和其他人一起讨论去了。
  喝得有些饱,洛萤将饮料放在她和洛烛的侧后方,不免需要侧转身子。
  因靠得近,对距离的把握难免有些偏差,为防止撞到她,洛烛下意识抬起半边盘着的腿,不想时机的偏差恰恰使得他的膝盖撞到洛萤胸口。
  “嘶……”
  “啊,姐,你还好吧?”本能做出反应,洛烛忙问,就要上前拉她看看情况,却在看见洛萤将手窘迫搭在胸前时猛然顿住,后知后觉自己撞到的是什么地方,红晕在脸上扩散开来。“我……对不起……”
  “没事……你坐好。”
  多少有些尴尬,不过因他俩亲姐弟的关系,落在外人眼中又没那么尴尬,这一小插曲很快被人抛在后头。
  但对于两名当事人来说,显然没那么容易绕过去。
  还在发育期的身体各部位时常产生酸痛的感觉,不论骨骼还是……被撞到的地方。洛萤不擅长应对那种酸胀,平时避不开时也会尽量放轻力度触碰,当下被这重重一击,只觉胸前火辣辣的疼。
  她咬住下唇内侧,努力掩饰自己的神情。
  洛烛本来就时不时暗中偷瞄他姐,现在见她这样更是坐立不安,既担心他姐姐有没有事,又担心之后她会生气不理他,紧张得不得了。可撞到的地方又那么敏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意思问出口,只好扭捏一会儿,悄悄伸手在她尾椎附近戳了戳。
  唔。
  手指被她放在身侧的另一只手猛然抓住,微凉的指尖被温热的掌心裹住,他甚至能感到一丝紧张的湿意。
  他们本来就坐得近,两人的手被盘起的腿脚和冬季显厚的衣物遮挡,无人注意到他们的手不知不觉勾到一起。
  “好,问题就是——你撒过最大的谎是什么?”
  “没撒过。”话音刚落,顾灵立马接口。
  章彰呵呵一笑:“好,现场演绎是吧。”
  “哪有,就是没有啊!”
  这两人看起来相熟甚久,交情颇为久远,翻旧账能从小学一年级尿裤子陷害到对方身上开始说起,听得旁人哈哈大笑,就连洛萤和洛烛也禁不住勾勾嘴角。
  无人知晓,随着胸前时而传来的阵阵刺痛,她在身后有一下没一下掐紧她弟弟的手指。
  疼时掐,稍微缓和时又用不长的指甲轻挠他的手背,大概是岁月更迭加上移情的缘故,洛烛从前一直觉得他姐姐和她书桌上的笔筒——羚羊造型那个,有几分相似,故而心里偷偷想过,他姐要是变成动物,绝对是只羚羊。可这一刻,他却觉得姐姐其实也很像猫。
  她的爪子锋利又柔软,挠的仿佛不是他的手,而是心。
  “我……跟我妈说在图书馆自习,其实和舍友到方特玩了。”或许是已经坦白过对妈妈的畏惧,陈蔚呼出一口气,再次提到母亲也没那么局促。“大一那会儿吧。”
  “就这啊。”
  “你妈妈到底管你管得多严……都大学了,诶,那这次出来呢?”
  陈蔚耸耸肩:“不告诉她,就不叫骗。”
  这就是成长。
  付如枫则想了好久才想出一个:“初中我爸妈到外地进货不在家,让我给我弟做饭,我嘴上答应压根没理他……那几天饭都让他做了。”
  “……”
  “你弟多大来着?”李清玟问。
  “小我四岁?五岁?你要早几年问我可能还记得,现在没多少印象了。”
  “让小学生做饭,你还真不担心他把你家烧了。”章彰啧啧惊叹。“他回头没跟你爸妈告状?”
  “当然告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他通气,他就跑过去邀功说自己会做饭了。”付如枫揉揉太阳穴,“害我被臭骂一顿……不过臭小子做饭倒挺有天赋的,第一次做饭就比我做的好吃。”
  “挖掘出大厨天赋了。”顾灵总结,眼神转到洛烛身上,“嗯哼,又到弟弟了,来!”
  洛萤也看向洛烛,能明显察觉到他从手指到身体的一瞬僵硬。她很好奇,她弟弟撒过什么谎呢?不喜欢被骗的他,又骗过谁?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