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18完本 > 都市言情 > 萤烛【姐弟骨】 > 第二十六章 xyuzhaiwu.xyz
  她怎么能这么冲动……
  回过神来,洛萤后知后觉自己已经跑回家所在的小区,熟悉的楼栋就在不远处。
  原来当一个人迷茫不知去向时,潜意识里还是会选择回家。
  心中莫名产生一抹不甘心的情绪。
  失魂落魄走上楼,湿漉漉的水痕在楼道台阶上留下一滩又一滩,直到脚步停在家门口,她才紧张想到这副模样不能给家长看到。
  妈妈爸爸应该还没回来吧……小心翼翼推开家门,家里静悄悄的,玄关的拖鞋摆放得整整齐齐,她松了口气。
  飞速处理好身上湿透的衣物,被水滴打湿的地板,洛萤逃回房间,一把锁上门,钻进被窝。
  头发还是湿的,可她担心使用吹风机会让自己错过洛烛回来的动静,姑且用干发帽围住。躺在床上,她闭上眼,发上的湿意因压迫向头皮扩散,凉的热的聚集在一起,就像她混沌的思绪,时而清醒时而模糊。鮜續zhàng擳噈至リ:xsyushuwu.com
  屋外的雨声在耳边回响,沙沙,沙沙,除此之外什么也听不见,被被子包裹的暖意浮上来,奇异的安宁笼罩她。精神像在海中飘荡的船只,经历一波波大浪后,终于迎来平静的海面,即便只是暂时的平静,聊胜于无。
  失去意识前她还在想,就这样睡着,醒来后头会很疼吧……她睡着了。
  混乱颠簸的梦境在醒来那一刻消散,在彻底清醒的瞬间消失,留下的只有沉重的大脑。
  再次醒来,是被空气中饭菜的香气叫醒的,洛萤扶着晕乎乎的脑袋从床上摇摇晃晃坐起,脱离被窝的身体爬上一丝凉意。干发帽不知何时脱落,依然没干的头发贴着肩,湿凉,不适。
  她闭着眼睛,认输般去吹头发,期间精神好些,看了一眼墙上常年被无视的挂钟,意外发现此时竟然不是中午……也就是说,外面那顿是晚饭?
  妈妈他们中午没回来吗?要是他们在家,不会允许她不吃午饭的,话又说回来,他们不在家也会打电话过来提醒……
  她连忙又去翻手机,一打开屏幕,果然看见好几条未接来电,以及家群里洛烛一句回复——
  [姐姐睡着了。]
  十二点多的时候。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还在家吗?外面做饭的是大人还是……他?
  洛萤还不想见他,还不敢见他。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末日于此刻降临,世界就此灭亡,一切冰消瓦解,她也一样,她的情感也一样,尽数化为乌有。
  然而现实——将她像路边淤泥般冲刷掉的妄想都没来得及展开,窗外的雨就变小了。
  接着停下。
  她迟疑拉开窗,专属雨天的潮意依旧清晰,然而风却清爽不少。
  散落肩头的长发在风中晃动,她下意识揪了揪,隔了那么长时间才吹干的头发已经凝成一块块,今天她势必还要再洗一次,可她现在连走出房门的勇气都没有。
  哐哐。
  寒毛瞬间竖起。
  有人敲门。
  “岁岁?醒了吗?该吃饭了。”
  ……是爸爸。
  “岁岁?”
  继续拖下去也不行,洛萤缓慢上前,边打开房门轻声应答:“我知道了,爸爸。”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饭桌上,一家四口一个不缺。方方正正的桌子,一人一边,洛烛就坐在她右手边,神色平静。
  洛萤看起来也很平静,连咀嚼都很规矩地左边两下,右边两下,只有她自己知道什么叫食不知味,而她桌下的腿还在微微发颤。
  坐她左手边的妈妈盛来一碗汤,有些担心地看着她:“岁岁怎么这么没精神?还没睡醒?”
  “是饿了吧,中午就没吃饭,这不好,以后要先吃再睡。”爸爸说。
  洛萤乖顺地点点头,汤匙小心搅和着汤,正欲尝上一口。
  “对了,今天小烛表演怎么样——”
  心猛然紧缩,手指竟没握稳,汤匙又滑回碗中,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几滴清汤溅到玻璃面上。
  众人的目光聚集过来。
  “……就那样,还行吧,拿了个三等奖。”洛烛若无其事从手边抽出几张纸递过去。
  洛萤抿唇接过,彼此手指无意相擦,小小的温度差被无意识放大,两人身体都紧绷了一瞬。
  不是她一个人在意。
  当然。
  他也很紧张。
  这个信号明确传递过来,洛萤突然感到肩上轻松不少,压在心头的石头似乎被转移了,至于转到何方,她不在乎。
  小插曲没引起过长时间关注,话题再度聚焦到洛烛身上。
  “那还不错啊,你们老师说晚点会把照片和视频发家长群里,到时候我们也欣赏欣赏。”
  “这次活动结束,马上就要中考了,注意收心认真学习。”
  “嗯,我知道。”
  中考。
  心中的压力刚刚缓解,顿时又砸下一块巨石。洛萤这才想起她弟弟还是初中生,她不但对还是个孩子的他下手,甚至影响的是中考生。
  距离考试还有一个月的中考生。
  她真是罪该万死。
  嗓子里的食物又难以下咽了。
  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把那碗饭吃完的,饭后洛萤怀着罪人心态,匆忙漱口后,把洗衣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洗好的衣服拎出去晾,打算用劳动补偿内疚不安的心,哪怕这其实只是自我安慰。
  毕竟洛烛也不靠几件衣服疗伤。
  衣服不多,很快就晾完了,洛萤回头眺望远处,不知不觉出了神。
  楼下小孩子嬉闹的笑声忽近忽远,她很熟悉这种距离。从小到大,哪怕楼下的孩子换了一批又一批,她总是那个在楼上听他们欢笑的人。
  可她并不经常感到寂寞,洛烛总在她身边,即便他更适合加入楼下玩耍的孩子。
  他从来不去,他心甘情愿陪着她。
  他是她最忠诚的玩伴。
  直到今天,她依然这么相信,可这一切都被她自己毁了……
  雨后乌云散去不少,晚霞是橙紫色的,明亮却不刺眼,附近楼栋侧面沾上晚霞晖光,背面却深陷于暗影中,即便有不少户人家亮起灯,也难以照亮楼面后方。
  没人知道阴影中是否发生了什么。
  也许野猫正叼着老鼠从楼后窜过,也许蟋蟀正藏在草丛中准备开嗓,也许围着楼栋饭后散步的人家正从阴影中经过,也许有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
  拍上她的肩。
  啪。
  见鬼了!
  重量压上肩膀,洛萤险些没叫出声。
  “姐,是我。”
  “……”
  现在她宁愿见鬼。
  没有开灯的阳台,在晚霞逐渐与黑夜融为一体的时刻,暗得可怕。洛萤无比憋屈转过身,只能看见弟弟半边身子藏在漆黑中的可怖模样。
  心跳漏了一拍。
  霎时,世界趋于无声,恍若舞台下静静观看演出的观众席。
  洛萤下意识抓紧衣角。
  有风。
  落地窗后的白色的遮光帘飘荡。
  朦胧中,她似乎听见弟弟在风中呼吸的声音,可她目光所及却是他的嘴唇,自她回过头来,视线中一直抿着的唇。
  随着风吹窗帘,光影错落,淡淡高光在他唇上游走。
  温的,软的,他的,她的。
  洛萤下意识想要走近他,抬眼看见他的脸——他面上的光晕也在跳动,斑驳陆离,叫人看不清神色。他在看她,她却不能准确捕捉到他的眼神,或喜或悲,或厌恶或愤怒……这些想法让她回过神,硬生生顿住靠近他的步伐,又向后挪了一小步。
  很小一步。
  局促又拘谨。
  她惊慌地眨了眨眼,目光落在手腕上——洛烛的手蓦然拉住了她。
  明明只是手腕被他捏在手里,她却像被叼住后颈的猫,失去了一切反抗的能力,甚至反抗的欲望。
  她不想挣开他的手。
  被姐姐那样对待还能接受的人真的存在吗?说不定是最后一次了,与他这样肌肤相亲。她明明还没做好与他分道扬镳的准备,却不得不开始接受这点。
  “姐……你今天……”弟弟开口,声音带着紧张的沙哑,吞吞吐吐。
  嗯,今天。
  今天的她,犯下这辈子最大的罪孽。
  “亲、亲……了我。”
  对,亲了。
  反正都玩完了,她突然有些后悔当时没多亲几口。
  “你……我、我要亲回来。”
  好,亲回来。
  亲回——他在说什么?
  倏地,她猛然抬眼,刚刚还在昏暗视野中朦胧不清的面容,一下子清晰可见。现在,洛萤终于能看见他的眼了,她不着痕迹咬住下唇,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他刚刚……说了什么?
  洛烛的眼睛如同倒映着繁星的湖面,波澜幽幽,荡漾着光点,每一点都像在触摸她的心脏,她必须更加用力咬住嘴唇,才能不在几乎震裂鼓膜的心跳声中晕眩。
  她头一回发觉,自己对洛烛一点也不了解。
  “姐姐……”在靠近,越来越近,嗫喏而又心虚,却没有半分停下的意思。
  这是洛烛。
  “可以……吧?”
  她的弟弟。
  近在咫尺的距离,鼻息混淆在一起,甚至只要她微微扬脸,或是他再微微垂头,两人的唇瓣就能触碰到。
  可她没有动,他也是。
  他依然在等她的答复,或者说……她提供的选项。
  发自内心,真正的倾向。
  洛萤怔怔看着他,在这种时候,她居然又想到去年生日那天,外婆家里,只有两人的床,她躺在弟弟腿上。
  他被她按下,被迫向她靠过来,不解茫然。
  她吻上他的眼睑。
  洛烛不知道,甚至当时的洛萤也没有察觉,她注视的,渴望的,一开始想吻的,原本就是他的唇。
  弟弟的唇。
  呼吸轻颤,齿间发寒,她紧紧捏住手,掌心刺痛,理性在大浪中高呼镇定,一切都来得及挽回——
  胡说。
  什么都来不及了。
  她闭上眼。
  不用多说你也知道,对吧?
  全世界最了解她的洛烛。
  灼热的吐息,狂躁的心跳,他的唇压了上来。
  生涩而小心翼翼的吻,仅仅是唇贴着唇就足够令她满足。
  他的嘴唇是温的,软的,甜的。
  他,是她的。
  手腕的压迫不知何时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十指相扣的双手。两人的掌心都烫得出奇,洛萤莫名想笑。
  哈哈……她的手,他的手,竟然都在发抖。都在害怕,却要紧紧抓着,握得紧紧的,却也止不住内心的恐惧。
  原来藏在阴影中的还有他们,做坏事的他们。
  隔着落地窗与遮光帘的另一端,微光和谐的室内,电视节目的声响从客厅那头若有似无传来,依稀还能听见妈妈和爸爸偶尔的欢笑交流。
  唇被打湿了。
  热气在脸颊相贴之处源源不断徘徊,他湿软的舌尖在嘴唇翕张的缝隙处舔舐,蠢蠢欲动。
  不可以。
  洛萤咬住他的舌尖,趁他微微抽气,这才小心温柔地哄着,轻轻吮吸。
  她才是姐姐。
  所有的第一次,都要让她来,这个也是。
  啃咬他的嘴唇,趁其不备闯入他的口腔,一知半解,两条舌头试探般交缠在一起,青涩交换着唾液。
  相当古怪的感觉,就像蚂蚁爬过心口,痒痒的,难耐的,她靠在弟弟身上,另一只手紧扣他的腰,以免自己会滑下去。
  清凉的晚风,带着雨后天晴的味道,潮湿的吻却将他们长久地留在那场雨中。
  无端地,洛萤睁开眼,看见弟弟颤动的睫毛,看见他发丝缝隙中飘荡的遮光帘,看见头顶突兀现身的点点星光,如同悬挂在天幕上的舞台灯光。
  如梦似幻。
  她迷蒙地想。
  也许这是一场梦,末日来临前最后的美梦。可既然是梦,梦醒就会消失,她为什么不好好享受呢?或许这正是属于她的——
  仲夏夜之梦。
  *
  姐弟是姐弟,不过什么情人节,他们是亲人,应该过亲人节,所以亲了(?
  ((写得很煎熬很痛苦……不想回头看,放两天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