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18完本 > 都市言情 > 野狗难哄(1V1  高H) > 第二十六章:帮我吃吃鸡巴,好疼……(h)
  沉宝儿抓过他的手,用手指描绘他掌心的纹路。
  他的手很大、很糙,手心手背都没多少肉,全都是骨节,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你用这双手打飞机,会不会疼?”她脑回路堪称清奇。
  秦时野微微一滞,有点无奈,“我以为你会心疼我,没想到你只是关心我打飞机会不会疼。”
  沉宝儿专心扣他手心的茧皮,“是你先问我疼不疼的。”
  “这样啊……”
  秦时野反抓她的手,把她往自己胯下带,“那还是没你夹我的时候疼,你夹紧我的时候,疼得可舒服了。”
  摸到那根又粗又长,硬到几乎可以拿来打人的东西,沉宝儿才不相信他说的。
  “怎么看我都是被欺负的那个吧。”她小声嘀咕。
  “阿宝,我知道我昨晚折腾了你很久,不该那么欲求不满,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好想操。”
  秦时野突然认真,埋头在她肩颈磨蹭,大手已经滑到她衣服里。
  宽衣进行时,继续反思:“我还知道,我变态的迷恋你的奶子,想吃、想咬、想狠狠弄,还想……”
  他话未尽,伸到衣服里的手已经扯下她的胸罩,嘴巴隔着睡衣吸她的乳粒,“还想吃奶。”
  “可是,我真的没有把你当成谁,你就是你。”他语气真切,不想让她误会自己有恋母情结。
  沉宝儿扑哧一笑,捧他的脸,玩笑道:“那我想吃、想咬你的这根东西,是不是也很变态?”
  她屈起左腿,膝盖抵在他胯上蹭。
  越了解她,秦时野就愈发发现,很多他觉得难以启齿的事情,在她看来,都很容易被接受。
  或许,她没他想象中那么娇脆。
  “以后有的是让你吃的机会,现在先让我操一下,我硬得要炸了。”
  一想到她是能承受来自他的蹂躏的,秦时野就亢奋不已。
  她的衣服再一次被撕开,棉质的睡衣不如昨晚的雪纺裙好撕,布料撕扯的刺啦声被拉得长长的。
  也侧面体现了他动作的粗鲁和不耐。
  沉宝儿替自己的睡衣默哀,“你能不能不要撕衣服,要是做一次你就撕一件,我哪里还有衣服穿?”
  “野狗是有兽性的,沉宝儿,你准备好了吗?”
  秦时野话音刚落,她的臀就被高高抬起,双腿被他架在肩上,她整个身子都倒挂在他身上。
  小穴就在他下巴处敞开着。
  “啊——不要!”
  沉宝儿吓得尖叫,这个姿势太大胆了。
  头顶就是一盏白炽灯,把她的穴完整地、叁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展示在他眼前。
  要是扣穴,说不定还能看清她里面长什么样。
  纵是她再开放,也难免会害羞。
  她的穴昨晚被他操得现在还是肿的,两片肿得饱满的阴唇把小穴夹成绷紧的一条缝隙,阴蒂也被包裹在里面。
  “果真是馒头逼。”秦时野都被勾得乱了呼吸,却还有心思打趣她。
  两只手抓紧她乱动的腿,手指掰开肿胀的阴唇,露出又水又嫩的小逼,被他盯着,小肉洞还一缩一缩地吐出津液。
  “妈的,欠操!”
  秦时野低声骂了一句,低头张嘴就含上她流水的逼。
  “唔——”
  沉宝儿挺直腰杆,脑子里一下就炸开了什么,眼前一黑,身子绷紧了又软。
  她不再挣扎,他可以解放一只手,用手指堵住她潺潺流水的穴,卖力逗弄那阴核,等穴里的水攒多了,手一松,她就涌出满满一大股。
  “又骚又甜,那么多水,操起来一定很舒服。”他鼻尖磨着她的阴核,闻她的味道。
  那模样,和变态无异。
  “阿宝,帮我吃吃鸡巴,好疼……”秦时野跪立于床,不断用鸡巴戳她。
  他身长体壮,挺直腰杆后,她就悬空了。
  鸡巴的位置正好顶到她后脑,跟她的头发缠在一起,发丝划过鸡巴,瘙得他心痒,鸡巴也痒。
  沉宝儿感受到他胡乱的顶弄,鸡巴穿过发丝,从后脑穿到前面,就在她耳朵旁边蹭,她一扭头,就能舔到他了。
  可是,她被倒挂着,脑子充血,反应迟钝。
  还没来得及找准姿势,秦时野就伸手下来,拧过她的头,把鸡巴塞到她嘴里,“呃爽……”
  收回手时,路过她的奶子,他还不忘用力抓了抓。
  沉宝儿吐出鸡巴,用手抓着,耷拉的脑袋努力抬起看他,不满地控诉:“秦时野,你、啊……”
  一句话没说完,就被他新一轮的舔穴刺激得没了骨气。
  他的舌头……戳到里面去了!
  沉宝儿彻底酥软,呻吟都变得娇滴滴的媚,穴口被他舌头勾得酸麻,像触电一样,漫开到全身。
  这样舒服的体验,带来的后果就是,她夹不住了。
  夹不住穴,一股酸酸涨涨的东西,就要从她身体里流出来。
  她不愿在他面前尿出来,想方设法地憋住,可双腿架在他身上无法合拢,腰部又使不上力,她快不行了……
  沉宝儿一切的反应,在秦时野看来,都是舒服难耐的表现。
  他甚至感到自豪,舌头更加卖力往里钻磨,牙齿刮着阴蒂,吸溜吸溜的吃水声被他刻意放大,刺激得沉宝儿抖个不停。
  沉宝儿哪经得起他这么吃,抓着他鸡巴的手逐渐收紧,娇喘着威胁他:“你、你放开我,不然我拧断你!”
  秦时野闻言,听话地从她穴上抬头。
  正当她以为得救了的时候,他猛地把手插进去,直抵她穴里敏感的凸点,然后用力按压。
  “啊——”
  一柱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地从穴里喷出,喷了他一脸,然后又从他脸上流下,滴落到她身上。
  完了!
  沉宝儿捂着自己的脸,大哭,“把我埋了吧,我没脸见人了!”
  秦时野一脸错愕,下意识地伸出舌头品尝嘴角的液体,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操!沉宝儿你怎么这么骚?都喷水了!”
  他放开她,身子才滑到床上,他就压了过去,扶着鸡巴不打招呼地就干进去,“水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