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PO18完本 > 都市言情 > 野狗难哄(1V1  高H) > 第二十二章:餐桌上跪着帮她舔到高潮(高h)
  “还要吗?”
  秦时野始终贴她很近,耐心地等她把水喝了。
  见她没再喝了,他才开口。
  沉宝儿晕晕乎乎的,摇摇头,水杯还没放下就被他夺走,接着就看到他仰头把她喝剩下的水喝完。
  杯子被用力扣在桌上,秦时野双手撑在桌沿,把她圈在自己的双臂间。
  看她的眼神,赤裸又热烈,“沉宝儿,不后悔?”
  他还在给她拒绝的机会。
  这很重要,他不希望她将来后悔。
  沉宝儿踢掉鞋子,往后挪了挪,脚尖绷紧,在他的大腿上蹭。
  秦时野低头看她充满勾引的动作,从大腿到腰胯,细嫩的小脚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在他黑色的西裤上放肆游走。
  裤子被里面的东西撑得隆起,她还坏心地用脚去踩。
  这女人,玩儿他是吧?!
  秦时野一把抓住那只不安分的脚,握在手里把玩,心中还不禁感慨:真小。
  跟她的人一样,全都是小小的,那里……也是吗?
  目光沿着她的腿往上移,沉宝儿脚被他抓着,膝盖曲起,裙子也被撑起来,腿间若隐若现。
  秦时野喉咙滚了滚,算是提前跟她打招呼,“要是我控制不好力道,你就叫我停下,我一定停,好吗?”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还停不了,你就读秒。”
  他嘴上叮嘱她小心,跟她说着各种预案,身体却很诚实,当着她的面就开始解扣子。
  沉宝儿伸手阻止他,带着醉意,略兴奋道:“别脱,穿衣服帮我舔一次行吗?你穿衬衣很帅。”
  秦时野见状,果然没有再解扣子,“舔完就可以操了是吗?”
  “嗯。”沉宝儿软软地往桌上一倒,嘿嘿的笑,“舔完你想怎么操都行,我都听你的。”
  看她的状态,还是醉得不够清醒。
  秦时野拿她没办法,不过至少,她跟他提要求时,不是迷糊的,否则哪能说得那么清楚,还特别要求他穿着衣服。
  “在桌上吗?”
  他已经开始行动,在她身上寻找裙子的拉链,吻也不吝啬,在她身上处处留情。
  沉宝儿没有回答他,而是用行动代替回答。
  她半撑起身体,伸手到后面拉下裙子拉链,然后抱着他的头往自己胸前按,双腿夹着他的腰,不让他走。
  “嗯……啊、用力吃……”
  她放声喊,胳膊把他的头圈得死死的。
  秦时野整个脸都埋在她软软的乳沟里,被她要求这种服务,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心甘情愿、蠢蠢欲动。
  他伸手揽着她,支撑她摇摇欲坠的上身,胳膊长到绕了她一圈,还能反手把她的一边奶子抓在手心玩弄。
  另一边被他吃在嘴里,动作粗鲁到接近粗暴,不管是哪边,只要他碰过的地方,都会在她皮肤上留下印记。
  指印、牙印,还有湿哒哒的口水印。
  秦时野太喜欢咬她了,只有咬出痕迹,他才有拥有的感觉。
  “啊啊…秦时野、下面空空的,想要……”
  “要什么!”
  他从她胸口离开前,还不忘用力捏了一把。
  “要你,唔……要……”沉宝儿开始恍惚,“要你插进来,好空虚,想要你。”
  听着她一声声地喊着要他,秦时野咬着她的锁骨,努力压制心中想要把她按在身下猛操的冲动。
  几个粗重的深呼吸后,他放开了她,只在她锁骨上,留下一排深色的牙印。
  “插进去,就舔不了了。”
  而且,他今晚也喝了不少,自控力极差,她要是不够放松、不够配合,一定会受伤的。
  “那我自己插……”沉宝儿突然觉得委屈,带着哭腔,伸手到下面就插进手指。
  原来是用手啊。
  秦时野剥光她身下,拉起她的双腿架在他肩上,然后跪在地上,盯着她湿漉漉的穴,解开皮带,释放硬得要爆炸的肉棍。
  “张腿,自己想办法抱紧我,我的手不够用了。”
  他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沉宝儿还没反应过来,小穴就传来一阵湿湿热热的触感,她脑子一空,只觉得舒服极了。
  好一会儿她才知道秦时野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见他跪在她腿间,只分给她一只手,配合着嘴巴,卖力地吃舔她的穴。
  他的另一只手留给自己,接住她流出来的淫液,抹在鸡巴上打手枪。
  “秦时野……”沉宝儿眼眶红了,正感动的时候,他突然插进手指,惹得沉宝儿抖个不停。
  “嘶——好疼,你属狗的吗?!”
  他有舌头不用,非要咬她的阴核,那里那么嫩,怎么禁得住他的啃咬?
  可他虽然粗鲁,沉宝儿还是被刺激得淫水流个不停,她自己都听到了,桌上那一滩水滴到地上的声音。
  “太小了。”
  手指插进她穴里,就一直有股阻力在挤压他,抽出手指,那好不容易被挤开的洞口立刻紧闭,只挂了一抹奶白的淫液在外面。
  秦时野看得双眸猩红,手指描绘她穴口的轮廓,脑子里都是鸡巴插进去时,她被撑得撕裂的画面。
  “我还要,要来了……”
  沉宝儿双手抱着他的头,重新按在腿心,只差一点点了。
  这个画面她幻想过无数次。
  男人跪着帮她舔,只是想想就刺激得心尖儿发颤,小穴流水,如今就发生在她面前,沉宝儿的心狂跳。
  等清醒了再去害羞吧,现在她只想要高潮。
  “秦时野,手指扣快点、我要来了,啊啊……好舒服……”
  操!
  她怎么叫得那么浪!
  秦时野的心都被她喊得抽疼,激烈跳动时,他几乎要喘不过来气,他真希望,他操她的时候,她也能这么喊给他听。
  “啊啊啊、来了,我要死了……”
  沉宝儿猛地把他的头夹紧,用力抓他的头发,大腿颤个不停,然后狠狠泄了。
  秦时野把她的阴核吸在嘴里含着,绷紧脚趾,双手都探到胯间,捏紧阴囊,吊着一口气快速撸动,直到射出。
  ………分割线………
  因为国庆有红色炸弹,我的更新时间就不太准确了。
  今晚争取再加更一章,谢谢大家的猪猪~